达州小伙网购 被鉴定为“”获无期(图)

刘大蔚一二审的代理律师周玉忠所代理的王国其案,被称为“假枪真罪第一案”,王国其本是广州小商贩,因贩卖18支只能发射BB弹、打到身上只会留下红点的“”,只因枪口比动能大于1.8J/cm2,经历一二审,以非法买卖、运输罪被判10年,再审改判4年。刑满出狱后,法院宣布撤销原判,发回重审,最终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撤诉。目前,王国其申请67万元国家赔偿正在审理中。

那么,销售或购买玩具枪、、真枪会带来怎么样的后果呢?徐昕教授说,对于商贩来说,销售玩具枪不违法。如果是,则可能构成非法经营罪,起刑点是拘役;如果被认定为,则涉嫌非法罪,起刑点3年,直至无期徒刑、死刑。对于消费者来说,持有玩具枪是可以的,如果持有的是,则触犯刑法,情节严重的,可判处3年以上、7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2015年11月,在刘大蔚被福建高院二审维持原判三个月后,徐昕作为代理人,向福建高院提起刑事申诉状。

徐昕说,刘大蔚绝无走私武器的主观故意,更无走私的客观行为,其行为社会危害性极低,远未达到需以刑法严惩的程度。

对于刘大蔚是否有走私行为,申诉状中说,刘大蔚本人没有任何走私的客观行为,既没有违反海关法规,共谋实施走私行为,也对卖家的行为不知情。刘大蔚不仅除网购外未实施任何行为,也从未实际收到所购的。卖家包邮,刘大蔚没有支付运费,卖家在台湾装入何种枪形物寄送、是否寄送、如何将货物运到大陆、是否经报关,刘大蔚不知情,他单纯的网购行为不具有任何走私的行为特征。况且运送货物的行为与刘大蔚无关,无论是否认定为,无论寄送何种货物,无论寄给刘大蔚还是其他人。运送货物的行为由卖家实施,即使认定走私,也是卖家所为。

查扣物、海关开箱视频中的枪形物、鉴定对象、网页上的枪形物与刘大蔚所购皆不具有唯一的对应性。

申诉状中说,海关开箱视频第一幕对着已打开的“箱号643”木箱,随后转到已取掉塑料泡沫的枪形物,再到已从木箱中取出并已打开的饮水机。这说明查扣物在录视频前已打开,此视频无法确定“箱号643”木箱中装的是饮水机,无法确定饮水机来自该箱,更无法确定枪形物来自“箱号643”木箱。故该视频不能证明涉案枪形物与“箱号643”木箱有关联,不能排除有人故意陷害,查扣物与开箱视频中的枪形物没有唯一的对应性。

受案登记表记载:两台重量异常的饮水机内部发现藏匿35支、子弹若干……其中一台饮水机(内藏24支)的收货人为刘大蔚。但控方未提供两台饮水机的实物、实物照片、发票、快递单号、快递单上记录信息等,无法判断查扣枪形物是谁购买。查扣枪形物是否系刘大蔚所购,没有唯一的对应性。另11支收货人是谁?未查证要么是放纵犯罪,要么应推定为35支发给同一人。查获35支,刘大蔚只购买24支,查扣物很可能不是刘所购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